2002年张中全的模样,他表示叔叔阿姨一定会认出“小南方”的样子。 2002年张中全的模样,他表示叔叔阿姨一定会认出“小南方”的样子。
2009年,张中全在网上发帖寻找恩人。 2009年,张中全在网上发帖寻找恩人。

  在全城寻找了整整十天后,张中全带着遗?#29420;?#24320;了大连,23年前他被老乡带出来谋生,但是沿街跪地乞讨的真相和被逼迫殴打的折磨,让他选择了逃离。这个过程中,他遇上了一对在大连以修理摩托车为生的年轻夫妇,他们不但收留了张中全数月,而?#19968;?#25913;变了他混日子的状态,让他有了理想。如今事业有成的张中全带着报恩?#21335;?#27861;回到大连寻找这对夫妇。

  被老乡带出谋生实则跪地乞讨

  2018年10月1日,当飞机落在大连后,一直信心满满的张中全突然意识到困难重重,和23年前第一次来大连相比,这里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单纯凭借地理印象是否能?#19994;?#37027;对不知全名的恩人呢?

  时间退回到1995年,?#19981;?#20154;张中全11岁,原本读书的年纪,由于家里兄弟姐妹多,他一直没上学而是学杂耍,春节过后,邻村一位走南闯北的老乡带他外出谋生。

  那年秋天,他们来到大连,在金州落脚。张中全告诉记者,离家后他才知道老乡所谓的带他谋生,实则是让他沿街跪地乞讨。“开始是连哄带骗,后来是殴打逼迫,先是规定一上午得要多少钱,后来是要求一小时得要到多少,不够就打。”他说,不堪羞辱和逼迫,张中全选择逃跑,从金州逃到大连。

  逃跑后被大连一对年轻夫妇收留

  在遇到这对夫妇之前,张中全在大连火车站周边流浪了大概2个月,靠周边饭店接济吃喝、大?#36864;?#26426;给点旧衣服,夜里在路边的铁桶里睡觉,过着朝不保夕、浑浑噩噩的日子。

  有一天,在路边溜达时他看到一位在饭店里独自吃饭的阿姨,张中全向这个面善的阿姨求助,他原本只是讨口剩饭吃,然而没想到这位阿姨给他新点了饭?#32781;?#24182;?#25176;?#22320;听完了他的故事。

  后来,在拒绝了阿姨出钱把他送回?#19981;?#32769;?#19994;?#25552;议后,阿姨把他领到了自己的家中暂住下来。

  张中全记得,阿?#22871;?#30340;地方是当时城市的?#35760;?#24179;房,和丈夫刘叔叔以修理摩托车为生。

  恩人的?#23637;?#21644;?#36867;?#25913;变了一生

  张中全说,他当时并不是不能回家,而是不想回家,因为回去一样没有书读,还得出去?#36710;矗?#20182;也不愿通知?#25913;浮?/p>

  在阿姨家中,张中全过上了“家”的生活,平时帮阿姨分担家务,给刘叔叔打下手。张中全说阿姨待自己非常好,在那个年代会带他出去吃烧烤,尤其让他受益的是阿姨经常?#36864;?#32842;天。“有一次她问我理想是什么,长大后想干什么,我记得自己当时的回答是‘不想长大’,阿姨听后突然叫着?#19994;?#22823;名,很严肃地告诉我说这样不行,男人得知道自己将来想干什么,得顶天立地。”张中全说,也就是从这个节点开始,自己开始改变此前浑浑噩噩的状态,变得有理想,有想法起来。

  另外,张中全告诉记者,在这次聊天之后,阿姨曾帮他联系了附近的一所学校,让他先去学些文化,他记得自己当时也很高?#32781;?#20294;是最终没有去就离开了。

  9年前曾通过网上发帖寻找恩人

  “叔叔阿姨待我很好,但是阿姨没有工作,只靠叔叔自己,负担很重,这是深层次的原因,导火索是当时有个顾?#25237;?#25105;玩,把我逗急眼了。”张中全回忆,他记得当天阿姨没在家,离开时叔叔从钱箱中拿出很多钱给自己,但是他没好意思要。

  此后,张中全辗转回到?#19981;?#32769;家,在读了四年书后,他投奔一位亲戚,先是学厨师,后来去了成都,不断地折腾后,他在成都安家落户,如今成立了以销售电子产品为主业的公司。张中全觉得,能有今天的生活,离不开当年叔叔阿姨对自己的影响和改变。

  采访中,张中全告诉记者,他一直记得离开时叔叔嘱咐自己的话“回家念?#25913;?#20070;,过了16岁再回来找我,我教你修摩?#23567;薄?#36825;些年,他一直惦记着来大连,但是由于早些年觉得自己还没成气候,来了也是给叔叔阿姨添负担,所以未成行,而今年公司一切走上正轨后,张中全得以休假,于是他把自己第一个假期用在来大连寻找恩人上。

  记者了解到,其实在9年前,张中全就通过网络寻人的方式尝试先与恩人建立联?#25285;?#22914;今网上还能搜到到一条名为“大连有人?#40092;?#24352;中全”的帖子,发布时间是2009年11月。

  全城寻找十天无果后遗?#29420;?#24320;

  由于不知道全名,也没有留下影像资料,张中全来到大连后租了一辆车,先是按照临街、平房、坡上、附近有菜市场的地理印象以及修理摩托车、姓刘?#35748;?#32034;全城寻找。

  无果后,张中全想到另一个办法,他记得当时阿姨把自己带回家时是在火车站上的公交车,于是他来到火车站,确定了?#30007;?#26159;始发的老线路,?#30007;?#26159;后改?#21335;?#36335;,然后开车沿着公交线寻找。

  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有十多处与自己印象相符的地方,但是进一步探访后又一一排除,他也得到过?#25945;?#32447;索反馈,每一次都充满期待,但是联系上经过沟通发现不是自己要?#19994;?#20154;。

  张中全的行动,首先感动了他所住旅店的工作人?#20445;?#36825;名员工还陪他找了一天。由于工作繁忙,10月11日,张中全带着遗憾返回了成都。

  然而越是找不到,想法就越迫?#26657;?#20110;是张中全希望借助于大连本地媒体的力量继续寻找恩人。

  半岛晨报、海力网记者于雅坤

  “修摩托车的刘叔叔,还记得‘小南方’吗”

  张中全目前能提供的明确信息是,这对恩人夫妇的岁数在50岁左右,?#20804;?#20154;姓刘,女主人当时偶尔去上夜校,23年前他们在一处平房以修理摩托车为生,他们知道自己的名字叫张中全,是?#19981;?#20154;,那时会亲昵的唤他“小南方”。

  如果你是这对夫妇,或?#40092;?#36825;对夫妇,请与本报82488888联?#25285;?#24352;中全表示只要?#19994;?#21460;叔阿姨,自己会第一时间再返回大连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