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張中全的模樣,他表示叔叔阿姨一定會認出“小南方”的樣子。 2002年張中全的模樣,他表示叔叔阿姨一定會認出“小南方”的樣子。
2009年,張中全在網上發帖尋找恩人。 2009年,張中全在網上發帖尋找恩人。

  在全城尋找了整整十天后,張中全帶著遺憾離開了大連,23年前他被老鄉帶出來謀生,但是沿街跪地乞討的真相和被逼迫毆打的折磨,讓他選擇了逃離。這個過程中,他遇上了一對在大連以修理摩托車為生的年輕夫婦,他們不但收留了張中全數月,而且還改變了他混日子的狀態,讓他有了理想。如今事業有成的張中全帶著報恩的想法回到大連尋找這對夫婦。

  被老鄉帶出謀生實則跪地乞討

  2018年10月1日,當飛機落在大連后,一直信心滿滿的張中全突然意識到困難重重,和23年前第一次來大連相比,這里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單純憑借地理印象是否能找到那對不知全名的恩人呢?

  時間退回到1995年,安徽人張中全11歲,原本讀書的年紀,由于家里兄弟姐妹多,他一直沒上學而是學雜耍,春節過后,鄰村一位走南闖北的老鄉帶他外出謀生。

  那年秋天,他們來到大連,在金州落腳。張中全告訴記者,離家后他才知道老鄉所謂的帶他謀生,實則是讓他沿街跪地乞討。“開始是連哄帶騙,后來是毆打逼迫,先是規定一上午得要多少錢,后來是要求一小時得要到多少,不夠就打。”他說,不堪羞辱和逼迫,張中全選擇逃跑,從金州逃到大連。

  逃跑后被大連一對年輕夫婦收留

  在遇到這對夫婦之前,張中全在大連火車站周邊流浪了大概2個月,靠周邊飯店接濟吃喝、大客司機給點舊衣服,夜里在路邊的鐵桶里睡覺,過著朝不保夕、渾渾噩噩的日子。

  有一天,在路邊溜達時他看到一位在飯店里獨自吃飯的阿姨,張中全向這個面善的阿姨求助,他原本只是討口剩飯吃,然而沒想到這位阿姨給他新點了飯菜,并耐心地聽完了他的故事。

  后來,在拒絕了阿姨出錢把他送回安徽老家的提議后,阿姨把他領到了自己的家中暫住下來。

  張中全記得,阿姨住的地方是當時城市的郊區,平房,和丈夫劉叔叔以修理摩托車為生。

  恩人的照顧和教育改變了一生

  張中全說,他當時并不是不能回家,而是不想回家,因為回去一樣沒有書讀,還得出去闖蕩,他也不愿通知父母。

  在阿姨家中,張中全過上了“家”的生活,平時幫阿姨分擔家務,給劉叔叔打下手。張中全說阿姨待自己非常好,在那個年代會帶他出去吃燒烤,尤其讓他受益的是阿姨經常和他聊天。“有一次她問我理想是什么,長大后想干什么,我記得自己當時的回答是‘不想長大’,阿姨聽后突然叫著我的大名,很嚴肅地告訴我說這樣不行,男人得知道自己將來想干什么,得頂天立地。”張中全說,也就是從這個節點開始,自己開始改變此前渾渾噩噩的狀態,變得有理想,有想法起來。

  另外,張中全告訴記者,在這次聊天之后,阿姨曾幫他聯系了附近的一所學校,讓他先去學些文化,他記得自己當時也很高興,但是最終沒有去就離開了。

  9年前曾通過網上發帖尋找恩人

  “叔叔阿姨待我很好,但是阿姨沒有工作,只靠叔叔自己,負擔很重,這是深層次的原因,導火索是當時有個顧客逗我玩,把我逗急眼了。”張中全回憶,他記得當天阿姨沒在家,離開時叔叔從錢箱中拿出很多錢給自己,但是他沒好意思要。

  此后,張中全輾轉回到安徽老家,在讀了四年書后,他投奔一位親戚,先是學廚師,后來去了成都,不斷地折騰后,他在成都安家落戶,如今成立了以銷售電子產品為主業的公司。張中全覺得,能有今天的生活,離不開當年叔叔阿姨對自己的影響和改變。

  采訪中,張中全告訴記者,他一直記得離開時叔叔囑咐自己的話“回家念幾年書,過了16歲再回來找我,我教你修摩托”。這些年,他一直惦記著來大連,但是由于早些年覺得自己還沒成氣候,來了也是給叔叔阿姨添負擔,所以未成行,而今年公司一切走上正軌后,張中全得以休假,于是他把自己第一個假期用在來大連尋找恩人上。

  記者了解到,其實在9年前,張中全就通過網絡尋人的方式嘗試先與恩人建立聯系,如今網上還能搜到到一條名為“大連有人認識張中全”的帖子,發布時間是2009年11月。

  全城尋找十天無果后遺憾離開

  由于不知道全名,也沒有留下影像資料,張中全來到大連后租了一輛車,先是按照臨街、平房、坡上、附近有菜市場的地理印象以及修理摩托車、姓劉等線索全城尋找。

  無果后,張中全想到另一個辦法,他記得當時阿姨把自己帶回家時是在火車站上的公交車,于是他來到火車站,確定了哪些是始發的老線路,哪些是后改的線路,然后開車沿著公交線尋找。

  在這個過程中他發現有十多處與自己印象相符的地方,但是進一步探訪后又一一排除,他也得到過兩條線索反饋,每一次都充滿期待,但是聯系上經過溝通發現不是自己要找的人。

  張中全的行動,首先感動了他所住旅店的工作人員,這名員工還陪他找了一天。由于工作繁忙,10月11日,張中全帶著遺憾返回了成都。

  然而越是找不到,想法就越迫切,于是張中全希望借助于大連本地媒體的力量繼續尋找恩人。

  半島晨報、海力網記者于雅坤

  “修摩托車的劉叔叔,還記得‘小南方’嗎”

  張中全目前能提供的明確信息是,這對恩人夫婦的歲數在50歲左右,男主人姓劉,女主人當時偶爾去上夜校,23年前他們在一處平房以修理摩托車為生,他們知道自己的名字叫張中全,是安徽人,那時會親昵的喚他“小南方”。

  如果你是這對夫婦,或認識這對夫婦,請與本報82488888聯系,張中全表示只要找到叔叔阿姨,自己會第一時間再返回大連相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