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被砸扁的电动车丛文吉心如?#22270;濉? longdesc=看着被砸扁的电动车丛文吉心如?#22270;濉?/span>

  文/图本报记者嘉风

  一片倒塌的厂房,一辆肢体残缺的电动车,一摊早已干涸的血迹,两个鲜活生命的逝去,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庭……造成这一切的根源,都要从9月5日那场意外事故说起。

  A 厂房倒塌爷孙命丧放学路

  眼前的断壁残垣,对于瓦房店土城乡土城村的丛文吉来说是残忍的记忆,那条由家通往幼儿园的路,被倒塌的厂房所截断。厂房截断的不仅仅是路,更是丛文吉一家幸福的生活。丛文吉不愿再回到?#23884;?#30171;苦的回忆,但这条出门必经之路又时刻揭开他尚?#20174;?#21512;的伤疤……

  “每天想起爸爸和孩子,我的心就像?#22270;?#19968;样难受。”说起这场意外事故,丛文吉泣不成声。9月5日,对于丛家来说是一辈子?#22025;?#27861;忘记的日子。当天下午,63岁的丛华厚像往常一样,骑着电动车去接即将放学的孙?#26377;?#28059;(化名)。从家到幼儿园骑电动车只需十分钟的路程,但当天丛华厚却一去未归。“孩?#29992;?#22825;下午3:30放学,4:10他们爷俩肯定会回到家,但那天直到下午5时多还没回来。”丛文吉回忆道,尽管他听说距离家只有百余?#33258;?#30340;塑料厂房倒塌,但他不敢想象自己的父亲?#25237;?#23376;就在这场意外中遇难。直到现场挖掘机将父亲骑的电动车挖出来,他才相信这个残忍的事实。“随着挖掘机逐渐将他们爷俩挖出来,每露出一点他们的?#36335;?#25105;的心就像被揪掉一块肉。”丛文吉瘫坐在地,哭得几近昏厥。现场有人打电话报警并拨打120?#26412;?#30005;话,但此时丛华厚和小涛早已没了生命体征。

  B  患病婆媳悲伤过度双双入院治疗

  年迈的父亲和活泼伶俐的儿子与自己眨眼间阴阳相隔,丛文吉无法从悲痛中走出来。“这里的路本来挺宽敞?#27169;?#20182;们建厂时也占了一部分道路,厂房有十几米高整面墙倒塌根本没地方躲。”丛文吉说,这场事故可能是厂房年久失修加上前不久的一场降雨,导致墙体出现问题。原本就患有癌症的妻子悲伤过度当天就住进了医院,患有心脏病的母亲也悲?#20174;?#32477;入院治疗。前一刻还人丁旺盛的家中,此时只剩下丛文吉一人。悲伤、焦虑、孤独令这个36岁的汉子彻夜难眠。孩?#29992;?#24180;就上学了,他那么聪明可爱,就这么走了,让我以后怎么活啊。”

  更令他感到伤心的是,这?#38382;?#25925;的赔偿问题一直没有解决。“?#36335;?#26102;我们就进行了沟通,谈了几次,他们说赔偿可就是不说赔多少,没有具体数。”丛文吉说,该厂房的所有人与他们谈了几次都没有达成一致意见。

  C  惹祸厂房未经批准建设

  近日,记者来到了瓦房店市土城乡土城村。在事故现场记者看到,一条土路由南向北?#30001;?#30528;,?#28210;?#19968;段被两侧的厂房夹在中间显得更加狭窄。土路中间堆放着倒塌厂房的碎砖断瓦,厂房的一侧墙体倾倒在地,与另一侧墙体搭在一起呈V字状。断壁残垣内一辆红色电动车被砖头砸扁,地面上一摊干涸的血迹依然清晰可见。

  “这条?#25151;?#20197;说是我们外出的必经之路,但发生砸人事故后我们再也不敢走了。”附近一名村民告诉记者,原本这里的道路就不宽敞,这家塑料厂在道路两边修建两间房子后道路就更窄了。事故发生后,他们只能从村子的另一侧绕出很远的路外出。“这房子不该建在这,也不知道有没有合法手续。”丛文吉表示,该厂房是非法建筑,应该予以查处。

  记者在瓦房店国土资源局答?#27492;?#32773;家属的一份意见书中看到,该厂于2011年5月所建,占地面积2446平方米,但该厂房未经国土资源局批准。瓦房店市国土资源局监察大队已完成调查取证工作,并依法律程序处理。时间为9月29日。在另一份瓦房店市安全生产委员会办公室对于无照?#37038;?#29983;产经营违法行为的查处督办通知书中记者看到,此处厂房为付某所建,但业已转租给?#25991;?#32463;营。安监局工作人员检查时,要求?#25991;程?#20379;营业执照副本?#20174;?#20214;,?#25991;?#21364;无法提供。经查,付某之前所有经营是有营业执照?#27169;?#20294;租赁给?#25991;?#21518;其并未将原有营业执照进行法人变更,实际生产经营人?#25991;?#21448;未重新注册营业执?#30504;?#23646;于无照经营。瓦市?#21442;?#20250;责令瓦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依法对其进行查处。

  D  赔偿问题双方起纠纷未达成一致

  事故发生后,土城乡政府十分?#21413;樱?#31435;即派专人进行调查,并由副乡长亲自出面协调双方的赔偿事宜。“?#36335;?#24403;天我们一直忙到夜里11时才回家,为了让老百姓安全通行,乡里在该村修了一条临时道路。”?#28088;?#27492;?#38382;?#25925;调节的张副乡长表示,在调解过程中,乡政府还聘请了律师。“双方基本上达成了202万赔偿协议,可没成想又出现了争端。”张副乡长说,由于该厂房所有者暂时不能拿出赔偿金,需要?#21364;?#20854;房屋动迁款下来后再做赔偿。死者家属并不同意暂缓赔偿的意见。双方谈判又一次破裂。

  记者又与厂房所有者付某取得联系。他表示,厂房确实已经转租给?#25991;?#32463;营。“我们很积极的配合调查并与对方协商赔偿事宜,但他们要我赔偿400万,这让我无法?#37038;堋!?#20184;涛表示,经过几次商谈最终双方达成了一致,但由于目前他手头没钱,需要?#21364;?#21160;迁款下来后再赔偿,这遭到了死者家属的拒绝。“之前我?#20498;?#21482;要他们的要求合理,我还可以多给些赔偿,可现在已经没办法再谈下去了,他们总来闹我受不了,只能走法律程序,法?#28088;?#20040;判我就怎么赔偿。”付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