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翰是529路區間車的專職司機,就是在他的幫助下,倆女生才能早點回家。張翰是529路區間車的專職司機,就是在他的幫助下,倆女生才能早點回家。

  18日20時35分,三八廣場公交站點,529路區間車到了發車的時間,但是司機張翰沒有啟動車輛,直到兩分鐘后,兩個高中女生上了車……這樣的情形已經持續了2個月左右。原來在了解到倆女生如果錯過這班車,需要再等半個小時后,529路特意為兩人延長2分鐘,“高中生學業壓力大,能早回家半個點,就能多睡半個點。”529路車隊長邱富表示。 

  現狀:遲到兩分鐘再等半小時 

  小劉和小楊兩個女孩是大連市一所高中的高一學生,每天晚上放學回家,她們需要先乘坐一趟公交車到達三八廣場,然后再換乘529路區間車。 

  正常情況下,529路公交車是晚上8時35分發車,然而小劉和小楊趕到時總是差點,最多時能晚4分鐘,但大多數時候只差2分鐘。 

  由于這個時間段只有這一輛公交車通往目的地,而529路區間車也只有一輛在運營,所以兩人如果趕不上8時35分這一班,就需要再等半個小時,乘坐9時05分的末班車。 

  家長:回家不定時讓人提心吊膽 

  這樣的不定時讓兩個女生的媽媽特別擔心,“學校不允許帶手機,孩子具體坐的哪趟車,啥時候能回來,無法及時溝通。”小楊媽媽說。 

  而另一方面,大晚上兩個小女生在街頭駐足半個小時,家人也非常擔心她們的安全問題,所以最初一段時間,經常出現孩子和家長在兩頭等的情況。“孩子回家還有作業要做,要是能趕上8點35分那班車,就能早回來半個小時,早點休息。”小劉媽媽表示。所以,從9月1日兩個孩子上高中開始,這件事就成了楊媽媽和劉媽媽的“心頭病”。 

  司機:延發兩分鐘等到倆女生 

  為了趕上晚上8點35分的那班車,小劉和小楊放學后總是爭分奪秒,然而畢竟是換乘,時間很不好把握。 

  張翰是529路區間車的專職司機,在他的觀察中,8點半以后的乘客已經很少,而且大都是固定的,所以對這兩個女高中生,他很快有了印象。“一個在寺兒溝下車,一個在海昌欣城下車,兩個孩子的媽媽都會在站點接。”他說。 

  最初,對這兩個學生他并沒在意,直到有一次聽兩人聊天才得知“遲到兩分鐘再等半小時”的事兒。他覺得等車的這半個小時對于高中生來說,浪費得有點可惜,也確實存在安全隱患,“尤其是天越來越短了,到了晚9點,街上的人已經很少了”。 

  在發現這個問題后,張翰主動和兩個女生了解了一下情況,此后會盡量延遲發車2分鐘,等到她們。 

  隊長:讓孩子早回家多睡半個點 

  然而,工作畢竟也有制度,張翰將這件事和隊長邱富進行了匯報和溝通,結果得到了大力支持。 

  邱富告訴記者,首先晚八點半以后的乘客少且大都比較穩定,這個時間點稍晚兩分鐘發車,容易和其他乘客溝通。另外作為家長,他們非常理解對于高中生來說時間有多寶貴,“早回家半個點,倆孩子就能多睡半個點,反過來,一天浪費半個小時,孩子得上三年高中呢,累積下來就久了。”邱富說,“尤其眼看快到冬季了,大半夜在街頭凍半個小時很多人都受不了,何況倆女生”。所以,對于張翰等倆女生兩分鐘的舉動,他非常贊同和支持。 

  乘客:給公交司機一個大大的贊 

  如今兩個月過去了,小劉、小楊兩個姑娘再沒有等過末班車,這樣的“待遇”讓她們的家長充滿感激,“再也不用像原來那樣提心吊膽的,不知道啥時候回來了。” 

  而兩個女生為了避免耽誤其他乘客的時間,也總是抓緊時間,一溜小跑地往車站趕。“等兩分鐘,無非就是晚到家兩分鐘,對于我來說一點問題沒有,這件事完全理解和支持,而且得給公交司機一個大大的贊。”采訪中每天坐這班車回家的乘客表示。 

  當然,偶爾也會有一些散客詢問“司機啥時候發車”,每當這個時候,張翰都會說“等兩分鐘,還有兩個高中生”。   

  半島晨報、海力網記者于雅坤   文/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