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說,選擇少了,只能在學院的食堂就餐。學生說,選擇少了,只能在學院的食堂就餐。

  近日,大連財經學院學生頻頻在大連本地各大社交公共媒體上報料:位于大連開發區的大連財經學院近期突然推出一個“大財校園”的訂餐平臺,壟斷了全校的餐飲業,不僅“克扣”學生勤工儉學的辛苦錢,而且還向食堂所有的商家收取每戶2000元的押金入駐平臺,否則就不讓送餐!還向負責配送訂餐的學生每人收取押金500元,令各個檔口的商家和打工的學生苦不堪言。 

  起因:學校成立訂餐平臺,商家入駐才能送餐 

  據了解,2018年9月底,大連財經學院推出了一款名為“大財校園”的小程序,要求商家必須入駐此程序才能正常送餐,并在“十一”假期結束后,向各商家收取2000元押金,否則就不讓送餐,甚至不允許打包外帶,而且會派后勤部的人員在食堂巡視,給食堂商家帶來很大壓力。 

  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商家介紹,他本人和一些食堂的朋友目前還沒有交這筆錢,覺得這個訂餐小程序并不靠譜。因為如果在商家接單后10分鐘內,送餐員沒有及時取餐,造成延誤,用戶是可以退餐的,何況現階段并沒有招到幾個送餐員,如果學生因為這種情況退餐,那這份餐的損失又由誰來承擔呢?而且在推出此平臺之后,食堂各個檔口的生意也變得不景氣了。 

  反映1   學生稱勤工儉學送餐費遭學校抽成 

  據了解,大連財經學院屬于民辦高校,學生每年的學費相對“高昂”。采訪中,部分同學告訴記者,較高的學費不是每個學生的家庭都能夠負擔得起的,很多家境不好的學生,不得不通過應聘檔口的送餐員進行“勤工儉學”賺取配送費補貼生活費。 

  然而本來是想通過做送餐配送這種形式來賺取生活費的學生們,卻遭遇學校的“克扣”。不少在學校內負責配送打工的同學透露,在這個“大財校園”平臺推出之前,所有檔口付給學生的送餐費均是每份2元錢。“現在上了平臺以后,送餐費比推出平臺之前貴了一些,每單2.5元,商家多出5角錢,但平臺要抽走學生1元錢,學生只能拿到1.5元。” 

  為了讓記者更好地理解,商家給記者舉了個例子:一份油潑面10元錢,假如一個同學為本寢室同學訂了5份,總價格為50元,在沒有上線“大財校園”平臺前,送餐的學生這筆訂單可以掙10元;而上線“大財校園”之后,學生送這5份油潑面按照一單算,只能掙1.5元,同一筆訂單,學生的收入由之前的10元降到1.5元,而且學生在平臺中要想將自己賺取的配送費提現,需要5元起,3天后才能到賬。也就是說,沒上線這個訂餐平臺前,學生是按份數掙錢,上線平臺后是按訂單筆數算錢。 

  反映2   學校禁止外賣和打包餐食進宿舍 

  一些學生反映,自從9月底,學校出臺新規,建立“大財校園”訂餐平臺小程序之后,學生自己從檔口買回來想要帶進寢室的帶包裝盒的餐食也一律不允許帶進寢室,宿管大媽會直接將餐食扣下。 

  一名做過送餐兼職的學生說:“學校會有人來抓,并且進寢室樓送餐時,宿管大媽會把你的餐扣下來。說沒穿學校黃色的專屬送餐制服不能送餐。還能查到你的信息,威脅說不讓你正常畢業,之后便‘獨享’了這份‘美餐’。”而讓學生們感覺不解的是,自己花錢從食堂檔口買的飯,為何也不能帶到寢室里面去吃。學校在沒有給學生官方通告的情況下,宿管大媽就強行將自己的餐扣留在寢室一樓,有些不講道理。 

  10月19日中午,記者來到學校內的某食堂,與部分正在就餐的學生進行一番交流,學生們紛紛表示自從學校禁止外賣和打包餐食帶進宿舍,出臺自己的訂餐平臺后,因為學校自己的外賣訂餐平臺還有很多未完善的地方,有很多同學只好買泡面或面包在宿舍里吃,“設置一個這樣的平臺對我們來說倒無所謂,只要能正常在平臺上面下單送餐到寢室里面就行,但是這個平臺現在處于試運營狀態,有些檔口即使在平臺下單了卻沒有送餐員送餐,嚴重影響到我們的正常就餐選擇。吃飯選擇少了,變得困難了。我們一日三餐要么從宿舍、教學樓步行很遠到食堂就餐,要么只能買零食吃。” 

  反映3   送餐平臺試運營,點餐總出現“意外” 

  有些學生為了解決吃飯問題,不得不做出了讓步,想通過新上線的“大財校園”平臺訂餐解決吃飯問題,可總是出現“意外”。據同學介紹,新上線的訂餐平臺在頁面下單完成后,竟然沒有送餐員配送,更詫異的是商家還沒人通知不給配送。“你說你不送,提前通知我們一聲也好,16日中午下課后,我們寢室幾個室友在線上平臺訂餐后,10分鐘沒有送餐員搶單,系統自動退單了,實在是餓得受不了,最后還得從寢室樓出來走挺遠到食堂的檔口去吃飯。” 

  據了解,在沒有這個“大財校園”平臺之前,食堂內現有的400多個檔口的送餐員并不難招。學校出臺這個訂餐平臺之后,協議中明確寫道,不允許沒有入駐平臺商家自己招募送餐員送餐,如果被發現罰款1000元起。因為學校對送餐費用的重新規定,致使送餐學生的利益大幅縮水,出工但是不見錢,所以食堂各個檔口現在送餐員招聘的效果都不理想。 

  另據知情人介紹,學校在知道學生將事情公之于公共社交媒體平臺后,取消了收取配送學生的押金,甚至放寬了對配送員送餐的要求,只要是入駐平臺,有學校發放的黃色送餐帽子和衣服的人就可以進入寢室送餐。知情人表示,只要外來人跟有送餐帽子和衣服的學生借到送餐裝備,就可以隨意進出寢室樓內,宿管人員現在是只認衣服不認人。“假如一些不法分子借機進入寢室樓內,對于學生的人身和財產安全都有很大的隱患。” 

  反映4   商家認為學校制定的協議在轉嫁責任 

  采訪中,商家紛紛對學校新上線的訂餐平臺的合同細節提出了質疑,某檔口向記者提供了一份“大財校園”訂餐平臺合作協議,協議的條款中基本上都是約束商家和送餐學生,而作為平臺日常的運營和管理者,如果出現問題或者漏洞,如何應對或者解決以及責任問題均少有提及。 

  據一位尚未入駐平臺的檔口老板表示,協議中有很多細節含糊不清,像是玩文字游戲,讀完之后感覺把學校本身摘得很干凈,責任都轉嫁給商家和學生。同時學校作為管理者,出臺一個規定或者協議的時候,就可以讓“大財校園”這個訂餐平臺變成校內官方唯一指定平臺?難道“美X外賣”“餓XX”就不是正規平臺了嗎?學校也有壟斷市場的嫌疑。 

  就學生熱議的“學生在平臺勤工儉學的配送費究竟有沒有遭到學校后勤管理部門的克扣”,“學校制定的配送餐費標準和平臺收費準則是否向有關物價部門報備”,“學校是否從平臺中獲利”,“校方將如何應對商家及一眾學生的質疑”,“學生就餐凸顯出的種種問題何時能解決”等問題,學校檔口的商家們和學生們希望有關部門能介入調查。 校方 沒有克扣送餐費更沒有壟斷外賣 

  大連財經學院校辦一位工作人員表示,學校層面更多是負責教育工作,而食堂屬于外包的后勤管理集團運營。 

  記者聯系到大連財經學院后勤管理處,一位工作人員表示:此平臺是后勤部聯合學校創業中心推出的一個大學生創業公益項目,確實有收取商家的保障金(押金),其作用是監督和約束商家,比如用餐過程中出現問題可用來賠償,并具有正規的押金收費憑證,但從未向學生收取任何費用,工作服和保溫箱都是免費發放。至于宿管大媽私扣學生的餐食一事,校方表示暫不清楚是哪一個樓,但會做出調查并整頓。 

  22日下午,大連財經學院宣傳科的工作人員對記者提出的問題進行了進一步解答:“平臺現在屬于正常上線狀態,有學生訂餐沒法派送,是商家有的時候忙,直接點拒絕接單;至于大財校園是校內唯一正規官方訂餐平臺的說法不合理,我們也允許別的外賣平臺進入校園,只是我們學校位置相對偏僻,某某外賣平臺不愿意過來;學生反映的學校在平臺克扣抽成、涉嫌霸王條款、壟斷就餐一事更不存在,單筆訂單收取1.5元的配送費,不是2.5元,而且都給學生,學校沒有私吞。平臺上扣取的千分之六的服務費也是給平臺的,沒有入學校的腰包,網上流傳出的協議圖片不是最終協議版本,只是給商家的一個初稿,商家有問題可以反饋給學校;訂餐平臺處于試運營狀態,至于何時能不出現下單沒人送的情況,沒法給出明確的時間;至于發放的黃色送餐裝備我們會對送餐員進行報備,后續會對這些送餐員定制帶有照片和個人信息的門禁卡,以防一些安全隱患。‘大財校園’訂餐平臺的相關收費標準和入駐標準是否向物價局和工商局等有關部門報備,還需要跟相關人員進一步了解。”

  半島晨報特別報道組文/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