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師傅受傷嚴重。謝師傅受傷嚴重。

  網約車司機謝師傅,加完燃氣從加氣站駛離。等待乘客時,坐在車里點了支煙,結果“嘭”的一聲響,車內發生閃爆,謝師傅被燒得面目全非。

  點了根煙被燒得一塌糊涂

  家住金普新區的謝師傅是一名網約車司機,為了節省開銷,他將燃油車改成了燃氣車。

  9月8日晚11時30分左右,謝師傅來到位于金普新區黃海中路保稅區醫院門口附近的一家加氣站加氣。“加完燃氣我開車出來時,點了一支煙,可還沒等抽,一團熱浪就把我燒傷了。”謝師傅回憶,伴隨“嘭”的一聲響,只覺一團熱浪襲來,頭部、頸部、雙手一陣劇痛,他趕緊強忍著踩剎車,將車停在路邊。

  冷靜下來后他發現,自己的雙手已經滿是水泡,頭發也被燎了,額頭、面部、頸部多處紅腫疼痛,車內一塌糊涂。再向后一看,發現后備箱已經被炸開。

  “一定是加氣站在加氣時,燃氣‘滋’出來了,加上我點了根煙,才發生了閃爆。”謝師傅告訴記者,盡管之前來加燃氣時也發生過“滋”氣的情況,但從來沒閃爆過。他忍著疼痛將車開回加氣站。

  “我找他們討說法,工作人員稱先向領導匯報,再做答復。”由于謝師傅雙手受傷,工作人員幫忙打電話報警。隨后,謝師傅的朋友趕來,幫忙把他送到醫院。

  雙方存在分歧問題沒有解決

  住院期間,加氣站的領導來到醫院探望,并叮囑謝師傅先行治療,等傷勢好轉再商量賠償事宜。“當時來了一名站長和經理,說得非常好,還說這次燃氣泄漏有3立方米之多,我甚至都被他們感動了。”謝師傅說,加氣站領導總共來醫院看望他三次,但始終沒談賠償的事。

  令他沒想到的是,等他傷勢好轉出院后,來到加氣站協商賠償事宜,加氣站的態度發生了大轉變。

  “他們說當時我已經離開加氣站了,已與加氣站無關,他們不能賠償。從提供泄漏燃氣數據到拒絕賠償,這態度變得太快了。”謝師傅說,加氣站表示發生閃爆的原因無法確定,究竟是因加氣員操作失誤導致的,還是因謝師傅的轎車氣缸有漏點引發的?

  謝師傅認為轎車氣缸沒有泄漏點,雙方為此發生分歧。時至今日,賠償問題一直沒有解決。

  取證維權路漫漫

  記者為此采訪了該加氣站金姓經理。他表示,謝師傅當晚確實是在他們這加的燃氣,但發生閃爆卻是在加氣站之外。

  “我們查看當晚的監控錄像,看到他確實是在加完氣5分鐘左右就返回了氣站,我們也幫他報了警。”金經理表示,加氣的膠圈是易損件,有老化現象,當晚也發生了燃氣外“滋”,但這只是個別現象。既然已經離開加氣站,事故就與他們沒有關系了。事后,消防及燃氣站的主管部門均來調查,并未發現安全隱患。出于人道主義,他和站長三次去醫院看望。至于賠償問題,謝師傅出院后算了各項開銷,總共11萬余元,這么大金額他們不能接受。

  “后來他又降到7萬,可這事是他在關窗的情況下在車內吸煙引起的,他也有責任,并且沒有直接證據證明是加氣站的失誤導致閃爆。”金經理表示,謝師傅可以走法律程序解決此事,法院怎么判責加氣站都無條件接受。

  記者咨詢了一位汽車方面的資深專家,他分析說,這件事謝師傅本身確實存在著過錯。首先汽油車改燃氣車是違規的;第二在加氣的時候,應該將車窗打開,防止一旦燃氣泄漏,車內存氣出現安全隱患;第三在沒有開窗散氣且遠離加氣站的情況下,不應該點火抽煙。

  他分析說,如果是加氣站的責任,在加氣時發生燃氣外“滋”,氣體會彌漫入車廂內,加上謝師傅沒有開窗,且點了明火,容易發生閃爆。如果是謝師傅的車本身存在問題,氣缸發生漏氣,應該漏在外面,不可能留在駕駛室里。而且一旦氣缸爆炸,其威力更大,謝師傅就不只是現在這些傷了。目前問題的關鍵還是證據,謝師傅需要證明責任所屬,才能討得說法。

  文/本報記者邵闖 圖/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