匡某騙取其他替班司機抵押金后只打了收條。 匡某騙取其他替班司機抵押金后只打了收條。

  近日,有知情人向本報新聞熱線打電話爆料,近幾個月時間,某個體出租車駕駛員匡某冒充出租車車主,利用招聘替班駕駛員之便,騙取19名替班駕駛員的風險抵押金,合計近5萬元。

  冒充車主行騙,主要對象為長期替班司機

  知情人欒先生介紹,7月23日至8月初,出租車駕駛員匡某利用出租車進行虛假招聘替班駕駛員,分別向11名駕駛員收取每人2000至5000元不等的抵押金,雙方并沒有簽訂替班合同,匡某隨后消失。由于無法與匡某取得聯系,被騙的替班司機們與匡某的父親多次溝通后,匡某父親于8月13日將30600元抵押金返還。9月13日至21日,另外4名駕駛員向市出租汽車協會控訴匡某分別利用遼B08T**和遼BT10**號出租車再次騙取風險抵押金。據了解,9月12日匡某以試開兩天車為由騙取遼B08T**車主劉先生的出租車,拿到車后,匡某聲稱自己是車主,騙取駕駛員譚先生、朱先生、王先生押金共計1萬元。9月21日和10月12日,匡某用同樣的手段騙取5位替班駕駛員風險抵押金7000元。

  現象:車主收替班司機風險抵押金是行規

  “匡某本身有合法的出租車從業資格和駕駛證,所以當他看到替班服務中心平臺上面發布的應聘替班司機人員信息時,他會主動與這些替班司機取得聯系,冒充車主收取替班司機的風險抵押金,分別為1000、2000、3000、5000元不等,而且沒有書面簽訂合同,只是一張手寫的收據,收完錢之后轉天就消失了,電話也聯系不上。”據欒先生介紹,出租車承包司機為延長工作時間會雇用兩名到三名替班司機,而出租車承包車主向替班司機收取風險抵押金已成為行業潛規則。

  采訪中記者從大連市出租汽車協會了解到,事發后的第一時間,受騙的出租車駕駛員都到市出租汽車協會進行維權,出租汽車協會建議受騙的司機報公安機關進行處理。10月12日下午,大連市出租汽車協會在官方微信公眾號中發布通告:近期有人以車主招聘替班司機為由,騙取抵押金。提醒駕駛員應聘時先核實車主身份,簽訂聘用合同后,再繳納抵押金。截至記者發稿前,多位受騙出租車司機分別向各自所在轄區派出所報了案。

  疑問:為何替班司機屢屢受騙?

  一位受騙的替班司機王先生告訴記者,他只是與“車主”匡某簽訂了一份手寫的“收條”,而從未簽過書面的勞務合同。“我們被匡某騙,其實真正的車主都不知情。”這位替班司機表露了許多受騙的替班司機同樣的境遇。“我們替班司機分為兩種,一種是長期跑活的替班司機,所謂的長期替班就是一直干替班。還有一種就是我們行業內部的‘超級替補’,就是干個一天兩天打替班的,臨時替班,這種超級替補的替班司機是不需要交風險抵押金的,只需要有出租車從業資格證及駕駛證即可。”王先生表示,之所以他們這些長期干替班的司機被匡某騙,主要原因還是他們自身的警惕性不高,以及匡某對于出租車行業內部規則了解得比較透徹。被騙司機提供了匡某的手機號,記者隨后試圖聯系匡某,但其中一個手機號關機,另外一個手機號一直無人接聽。

  行業揭秘

  替班混亂導致隱患多多

  據一位開了20年出租車的老駕駛員介紹,目前,大連市出租車轉包的現象很普遍,很多出租車的車主并不親自跑車,而是將車通過“整包”“夜包”等形式,私下租給替班司機營運。在大連范圍內的“超級替補”這種替班司機也大有人在,所以匡某以試車為由,將車主的車騙到手,然后謊稱是車主,運用不正當的手段對應聘替班司機的駕駛員收取風險抵押金,轉而消失,不予返還。

  律師說法

  其行為已構成詐騙

  遼寧華夏律師事務所楊柳律師表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規定,詐騙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用虛構事實或者隱瞞真相的方法,騙取數額較大的公私財物的行為,立案標準為6000元。本案中匡某的行為符合詐騙罪構成要件,涉嫌詐騙罪,受害人可以向公安機關報案,由公安機關處理為宜。 半島晨報、海力網記者肖佞文/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