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滿身是血被送到醫院。老人滿身是血被送到醫院。

  當我趕到三院急診室,看到滿身滿臉都是鮮血的母親躺在床上,我都不敢相信,保姆怎么能對一位80歲的老太下得去手……昨日,提起老母親被保姆暴打一事,老人的兒子楊先生氣憤不已地表示,這個保姆不是人,母親稱保姆斷斷續續打了自己近一小時。

  80歲老人遭保姆暴打

  昨日一早,記者聯系上楊先生時,雖事隔一天,但一提起此事,楊先生的心情還是很難平復,尤其是看到母親痛苦地躺在病床上,他更是氣憤。“我們雇保姆來照顧母親,本來是希望母親生活更好,沒想到竟讓母親遭了這樣的罪。”

  楊先生說,母親是1938年出生,今年80歲,住在山東路附近。以前母親和父親一起住在此處,3年前,父親去世后,就是母親獨居。“母親身體不錯,生活可以自理。”1年多以前,母親做了一個腰部手術后就需要長時間臥床,為此,他們開始雇保姆24小時照顧母親。3個月前,他通過中介找到了現在的保姆,60多歲,姓盧,大連人,每月休2天,每月工資4000元。以前家中雇的保姆月薪都是3500元,就是為了讓保姆好好照顧母親,這次他們特意加了500元工資。“自從雇保姆,我們就在家里裝了監控錄像。”楊先生說,他每天下班后,都會到母親家看一看,給她們送些吃的、用的東西。

  楊先生回憶說,21日一早,他要趕過去替換保姆,因為那天保姆休息。早上7時左右,他一邊往母親家走,一邊給家里打電話,可打了十幾遍家里電話都沒人接聽。“我當時就覺得不太好,等我趕到家里,打開門,家中的一切讓我驚呆了。”楊先生說,家里滿床、滿地都是血,就連窗簾和窗框上都是,母親的拐棍扔在地上,床頭柜上還有一把剪子,格外刺眼。他立刻給保姆打了電話,對方稱,他們都在三院急診室。

  “我趕到三院時,醫生正在給母親搶救。”楊先生說,母親頭上9處傷口,最大的傷口有兩三厘米長,嘴唇上方被縫了6針,左眼也失去了光感,身上全是被打后的一道道紅印。他詢問保姆發生了什么事,保姆稱早上和母親發生了些矛盾,自己有些不冷靜,打了老人,希望能饒過她,不要報警。但看到老人滿身的傷,他怎么也不能接受保姆的道歉,立刻報了警。

  保姆已不是第一次動手

  楊先生說,母親和保姆吵架就是因為母親尿頻尿急。“我估計母親一晚上多次起夜,保姆非常生氣。”通過監控錄像顯示,凌晨4時左右,母親再次要求上廁所,保姆搬來了坐便的同時,手里還拎著母親的拐棍。由于匆忙,他們沒時間仔細看完監控錄像,但錄像中明顯能看到母親滿身是血地躺在床上,保姆手里拿著拐棍瞪著母親。后來,他們又仔細詢問了母親,母親稱,自己是被保姆拖到了監控錄像看不到的地方打的,保姆將自己拖下床,還曾艱難的起身,手把著窗戶向外求救,保姆威脅自己稱“再喊救命就干死你”。整個過程斷斷續續持續了近一小時,隨后,保姆撥打了120急救電話,將母親送往醫院。楊先生表示,這些保姆在派出所時也曾承認自己說過,稱當時是“急眼了”。

  楊先生說,母親受了這次暴打后,情緒不是很穩定,自己被保姆用什么打的也說不太清楚。事后,他們發現母親拐棍上和家里地面上的血,雖留有血跡,但有被明顯清理過的痕跡。采訪中,楊先生氣憤地說,一個月前,這個保姆就曾拿拐棍打過母親,還曾扇了母親臉,那時,他考慮到找個保姆也不容易,只是讓弟弟出面跟保姆溝通了一下,保姆也承諾,決不再犯。現在,他后悔不已。

  記者從警方了解到,目前,警方已調取了楊先生家的監控錄像,正在進一步調查案件中。

  文/大連晚報記者趙卓  圖/受訪者提供